鸭脖娱乐c罗代言 - 鸭脖娱乐官c罗代言

党委书记信箱 总经理信箱

崇明跑记

第十届全国花博会5月21日起将在崇明举办。我们光明国际承接了位于复兴广场前的“花与文化”、“花与生活”两个展园的策划设计、装修展陈、展期营运等工作。梅林股份派出大白兔、梅林、正光和三只国民品牌参加。听到这个好消息,我与一帮朋友们提前去崇明踏青,感受花博会的美好气氛。

三十五年前,高二寒假里,我随室友施兵去他家乡崇明住了三天。从学校的宝山高境庙一路乘车乘船,整整半天才到。这次从南汇驱车出发,一小时就到了。三十五年,变化翻天覆地。

岁在辛丑,暮春之初。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当天下午,探访了附近的百亩油菜花田。冲天香阵透崇明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

晚饭时与金山石化的曹忠约好,第二天一早去跑10公里。南汇徒步团的教练志忠表示,跟跑5公里。

第二天一早,三人准时出门。天空深蓝,空气清冽。曹忠打开音乐,起步开奔,姿势标准,步伐迅捷。我忙跟上。志忠随意。

我一人跑时,配速都在6分钟上下。今天跟跑,第一公里就跑了5分18秒,第二公里更是5分10秒。原来我是有这个实力的,自己都不知道。一阵急跑,激发了我的野性,嫌曹忠的音乐太慢,就让他关了,我来放华晨宇的《齐天》。那歌词还真应景:“日与月在重演,谁号令齐天,齐天断恩怨。” 小华还真是个才子,年纪轻轻,领悟力颇强。“问一句生死因果,生我又是为何。既带我来,如何不解我惑。”小华唱来,颇有代入感。在今何在《悟空传》中,这本是唐僧的自言自语,现在用在悟空身上,也颇贴切。《西游记》师徒四人,本可以当作一个人的不同面貌。“三尖两刃出鞘,龙凤塌麒麟倒,玉阶纷飞金箍摇。”仿佛看见,孙大圣与二郎神,打得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“天色刚刚破晓,紧箍还没做好,我还能微笑。”这句话正是我写在微信朋友圈的公告。每一个年少轻狂的少年,不管如何拆天拆地,最后总要戴上紧箍,走该走的路,取该取的经,历经千辛万苦,才有可能修成正果,“功完随作佛和仙”。

5公里以后踏上回程,正由北向南跑。东方天空云蒸霞蔚,一轮红日喷薄而出。大步奔腾的曹忠,正沐浴在太阳当中,金光灿烂,像战神一样威风凛凛。我忙拍了下来。

曹忠专心跑步,我则边跑边拍,很快被他甩掉了。我自得其乐,又放了首谭咏麟的《定风波》。七十二岁的老人,气场洒脱而强大,不愧乐坛谭校长,真我辈楷模也。他的自我定位是,今年二十五岁。说了四五十年了。而我,用夫人的话说,十五岁以后就没长大过,永远这么幼稚。好吧。如果我到了七十二岁,还能高唱《定风波》,幼稚就幼稚吧。

出来时连一口水也没喝。8公里以后,口干舌燥肚皮饿。拼了!我把音乐调成《过雪山草地》:“雪皑皑,夜茫茫。高原寒,炊断粮。红军都是钢铁汉,千锤百炼不怕难。雪山低头迎远客,草毯泥毡扎营盘……”比起前辈,我算什么呢?我咬碎钢牙,血脉贲张。

最后500米,天光已大亮。却见志忠在前面领跑,不由神力再生。

上午本来想去东平森林公园探访花博会,但是没开放。遂去了东滩鸟类公园。鸟类都飞走了,我们就学飞鸟跳跃,拍了很多照片。

下午回程,半路去了长兴岛森林公园,里面有二十四座桥,每桥一个节气。“二十四桥明月夜 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”我正好带了一支洞箫,边走边吹,颇得意趣。朋友们皆是豁达开朗之人,一路谈笑风生。

这次崇明游,算是花博会的预演。据悉,“国民奶糖”大白兔会将主题快闪点搬到“花与生活”展园,有大白兔花生牛轧糖奶茶及冰淇淋、大白兔牛奶、“花开蜜饮”等,梅林罐头音乐厂不仅准备了能满足味蕾的美食,还准备了能补给精神能量的音乐元素主题展示。正广和则是本届花博会官方指定用水,不仅有正光和盐汽水,还有花博会专属定制款系列水。到时候一定是万众瞩目,美不胜收!我与朋友们约好:待到开幕时,还来赏百花,为我光明集团打卡!(奚新春)